怪人每次只点两份三杯鸡。怪人每次只点两份三杯鸡。怪人每次只点两份三杯鸡。怪人每次只点两份三杯鸡。小梅是蓝湾咖啡的一名服务生。今天是她转正的日子。一个月的试用期内,她注意到了一个怪人——每逢周三,下午1点准时出现在8号桌的一个中年男人。
怪人每次只点两份三杯鸡,自己吃一份,对面的位子上放一份。一开始,小梅以为,怪人在等人一起共进午餐,只是太饿了,便自己先吃起来。后来,她发现错了。怪人对面的位子始终没人坐过。每次将那份一口未动的三杯鸡倒进垃圾桶,小梅心里总不是滋味:城里的人,总是这样作践粮食么?耿直的小梅试图告诉怪人粒粒皆辛苦的道理。
“先生,你不能这样浪费粮食!”小梅义正辞严。
本来埋头吃饭的怪人愣了一下,看了看昂首挺胸的小梅,见她一身服务生的穿戴,心中顿觉好笑。他假装生气道:“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上帝吗?”同时,他指了指小梅左臂上的logo:顾客即上帝。
小梅摸了摸左臂上凸起的刺绣logo,故作镇定道:“我的上帝至少应该懂得‘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’的道理。像你这种每次多点一份三杯鸡,却是不吃,无故浪费的人,我实在难以认同。”小梅想起了小时候亲眼看到母亲饿晕的情景。
听了小梅这话,怪人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。他注视着面前还冒着些许热气的三杯鸡,陷入了回忆。小梅没想到怪人竟无视自己的劝说,自顾自地陷入沉思。她正欲再次犯难,突然感到手臂被人抓住。她看见服务生小兰冲自己摇头,低声说道:“小梅,别冲动,这人你得罪不起!”就在这时,小梅觉得身后多出了两道身影,她转身一看,是一个靓丽文静的少妇和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。
那怪人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两个人,目光示意她们在自己对面坐下。小梅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,难道这次怪人真的在等人共进午餐?然而,她发现自己又错了。那个小女孩刚坐下来就要动面前的三杯鸡,却被身旁的少妇制止了。少妇向怪人投来征询的目光。怪人犹豫了几秒,才淡淡地点了点头。小女孩吃的很开心,甚至发出噗噗的吐鸡骨头的声音,这让少妇掩嘴娇笑。可怪人却没有笑,只是目光有些复杂。这时,他再次抬头看向小梅,想解释些什么,可又顾及少妇在场,欲说还休。小梅心中不觉猜测三人的关系,又在为自己如何收场而头痛不已。
“文生,你终究是忘不了她。难道这些年来,我对的情,换来的只是你的迷茫么?”少妇并不避讳身旁的服务生,幽幽地说着。
“孟溪,我的年龄太大了,不适合你,你应该找个年轻些的。”怪人的话没有一丝情感。
“文生,安姐在天堂也希望你能再次找到自己的幸福,她也希望你能……”
“你别说了,我们是不可能的,多说无益,你走吧!”怪人下了逐客令。少妇眼眸含泪,起身抱着小女孩走了。
怪人没有理会少妇的离开,却对小梅说:“丫头,来,坐下来,我向你解释一下。”他又看了看另一名服务生小兰,说:“这没你的事了,先忙你的吧。”小兰也离开了。
“丫头,这三杯鸡是我太太生前爱吃的。而且,我和她的初次约会便是在这家蓝湾咖啡。她就坐在你现在的位子,对我甜甜地笑。也是在这里,我向她求婚;在这里,我们一起给儿子过十周岁生日;在这里,我陪她走过生命的后一刻。丫头,你说,为了她,我来此祭奠是不是应该的?为了她,一向节俭的我浪费一份三杯鸡是不是应该的?为了她,我拒绝了孟溪的追求,是不是应该的?”怪人的眼睛湿润了。
小梅看着这个在她面前掩面哭泣的怪人,想起了刚刚少妇的一番话,她劝慰怪人道:“刚刚那个姐姐,人不错,她说的并没有错,你的太太在天堂也希望你能重拾幸福啊!”
怪人的目光再次复杂起来,他无奈地摇摇头,“事情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。”“爸,你来了!”一个声音从小梅身后响起。小梅看到这家蓝湾咖啡的经理站到了怪人面前。“爸,刚刚我看到孟姨抱着小美匆匆离开了,是不是你又……”经理不知怎么继续说下去。“小莱,爸爸知道你喜欢孟溪,她也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子。你去追求她啊。你知道的,我始终忘不掉你母亲,我跟孟溪是不可能的。”见父亲第一次明确表态,经理如释重负,兴奋道:“爸爸,你放心,我会让孟溪幸福的!你看着吧!”说完,快步追了出去。
小梅愣在那里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