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下一张名片。留下一张名片。留下一张名片。留下一张名片。留下一张名片。一、刘导
认识风衣男,是很偶然的情况。他在我们对面的楼租了房子,每日傍晚时分出门,不知道是什么职业,但他好像很有钱,从头到脚都是范西哲的牌子。每次我出去跑步,都会遇到他。他看我的眼神很复杂。也难怪,由于长期锻炼,我的胸部比一般女人发达。我相信,风衣男对我有意思。果然,他在见到我一星期后,就拦住了我。
“先生,您找我有事吗?”
“我认识你,你叫艾思思,想找你拍部电影,有兴趣吗?我已经邀请了林嘉,也欢迎你随时加入。”
我的心蓦地一动。居然有林嘉?但随即摇了摇头。我已经答应李雄,不再吃演艺圈这碗饭。
风衣男见状,留下一张名片:“想好了,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 名片上印着:
导演:刘志。
当我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眼前一亮。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刘导啊!每个女演员都以能跟他拍戏为荣。
但想到老公,我狠下心,将名片放在手心揉成了一团,快步向前跑去。
江湾路的夜风,凉爽中夹杂着一丝咸腥,我如瀑布般的长发,随风飘扬。当初,正是这个形象,迷住了李雄,让他爱上我,娶了我。他在一家公司做经理,收入足够我们平淡的生活。我和他都有一个习惯──晨练。我装作每天和他在路口相遇,才让他注意到我,并且主动追到我的。婚后的我们,除了不喜欢晨练,一切如故。
晚上,我洗好了一盘水果,端到李雄的身边,跟他娓娓道出了刘导找我的过程。谁知,李雄竟然爽快地答应了。
我太开心了,眼里竟然有滚烫的泪溢出。
刘导通知我,周一报到。进行封闭拍摄,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 二、女尸
走进宽大的摄影棚,竟然没有一个人。淡蓝色的背景墙,压抑得像无声挣扎的灵魂。
“有人吗?有人吗?”我一声高似一声地喊着。摄影棚里只有我空荡荡的回音。
突然,我一个趔趄,被什么绊倒在地,定睛一看,是柜子后面伸出的一只纤细的脚踝,赤裸的五指如花瓣般,闪着羊脂玉般的温润,不远处是一只红色的高跟鞋,突兀地立着。
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我转过身忙说道。
“你怎么了?”我上前试图摇晃她伸出的手臂,却发现她的手臂接触的地方一片冰凉,就像午夜时分接触到一条蛇。皮肤已然一点弹性都没有。那人没有理我。黑黑的长发如夜幕般厚重,掩住了她大半张脸,里面仿佛有一双刺人的双目在注视着我。红色的衣裙,刺眼如火。她是谁?我咬着牙,想去撩开那人的长发。就在我的手要接触到长发时,那个人的手臂突然动了,向我直直地伸过来。
我“呀”的一声,再也控制不住,大叫起来:“救命,救命……”
“小艾,表演得非常好,非常到位。”刘导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后,鼓起了掌,“我们要拍的是惊悚片,为了追求完美的效果,所以没有提前通知你,你不觉得,你刚才的表演真的太棒了吗?”
听到刘导这么说,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。但那个人冰冷的皮肤,还有头发的质地,以及关节弯曲的角度告诉我,一定是个死人,而且是刚死不久的。这个刘导,为了造戏,什么招都敢用。
我转过身去,想看一下自己差点就撩开长发的那个人,却发现尸体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拉走了。只留下一片血渍,鲜艳夺目。如果我那时真的撩开长发,会是什么样呢?长发下的一张脸,会是我熟悉的面庞吗?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